升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升降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巴西能源业遭遇成长烦恼-【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08:22 阅读: 来源:升降机厂家

巴西能源业遭遇成长烦恼

5年前,巴西政府对构建能源大国信心满满,近年来在沿海发现的大量油田更是让其坚定信心,一度自认有望到2020年成为仅次于俄罗斯和沙特的全球第三大石油生产国。

时至今日,一切都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巴西国内石油产量正在下降,乙醇产量也停滞不前,政府可能会采取电力配给制,因为如今水库水位较低,雨水也不充足,几乎所有的热力发电厂都已启用,整个形势还笼罩着不确定因素。这一切都将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巴西总统罗塞夫也将因此举步维艰。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主要是由于早期政府对这一产业的过度乐观,特别是当时巴西政府希望加大对能源产业的管控,而这一举动最终只是吓跑了不少投资者。

分析师克里斯托弗认为,巴西能源产业其实是政治决策的受害者。当巴西发现大量石油后,当局呈现出傲慢的态度。他们认为有足够的能力来引导产业积极发展。

近来,罗塞夫公开消除了民众对能源配给制的担忧,并称之为可笑,但不少能源分析师和投资者都认为,这种情况很可能发生。其实,巴西能源业的根源问题不在于政府的管控。数年来,巴西部分地区遭遇旱灾,水电因此无法派上用场,水电目前占到巴西发电比重的2/3,较2005年的80%有所下降。这背后折射出巴西整个能源行业办事低效,投资者也因此对巴西能源产业充满焦虑。

巴西近来决心实现电网多元化,但遭受了来自环保组织的广泛批评。事实上,这一决定有望结束自2001年来巴西国内广受诟病的电力配给制。罗塞夫为此也左右为难,2010年当选巴西总统的她,当时获选的部分原因是民众对其管理能源产业的信任。从2003年到2005年,时任能源部长的她为防止国内出现电力短缺做出了主要贡献,这也为在未来数十年将巴西打造为全球超级石油大国奠定了基础。

时至今日,巴西能源行业的发展遭到了投资者的异议。在罗塞夫的领导下,政府对能源产业重度干涉,进而打击了私人行业的投资信心。2012年巴西的经济增长率也因此不到1%,位于拉美国家低位。近年来,罗塞夫对能源产业严加管控,同时还制止巴西国油提高汽柴油价格,但这些政策最终事与愿违。

巴西于2010年通过新石油法,该法案旨在加强政府对能源业的管控,特别是盐下油田。在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附近的盐下层油田储量达到1000亿桶。按照现有消费水平,这一储量能满足美国14年的石油需求,巴西100年的能源消费。但是,巴西政府并没有决定立马开采这些石油,而希望通过盐下石油来拉动整个近海石油产业。

巴西基础设施研究院研究员安德鲁认为,政府制定的法律已生效,它应该促进巴西石油产业的成功,而不是形成阻碍。这一法律基本上将巴西国油视为未来油气勘探和生产的独家公司,特别是在很有前景的桑托斯盆地和坎波斯盆地,该地区占到巴西石油产量的90%。未来巴西国油责任更繁重,但是能否顺利完成各项计划,还不确定。巴西国油的产量已连续下降8个月。目前资金流动困难,面对政府要求的新开工项目,巴西国油实施起来面临不小压力。

自从该法律出台后,包括埃克森美孚等计划在巴西长久驻足的国际巨头陆续减少投资。对一些美国油气巨头而言,在美国开采页岩油气比研究巴西复杂的近海油气来得更为容易。

目前最受争议的当属政府的燃料定价政策。巴西政府不同意巴西国油提高国内汽柴油价格以与国际市场价格接轨,直接导致巴西国油去年第二季度出现13年来的首次亏损,炼化业的亏损达到80亿美元。巴西国油按照国际价格进口汽油,但由于政府压制价格,只能做赔本买卖。

将燃料价格保持低位是为了控制通胀,近年巴西年通胀率基本位于5.7%左右,接近中央银行的预估上限,目前劳动力市场紧缩,低利率已推高了消费品价格。巴西财政部长称,燃料价格今年可能上涨。巴西国油股价也因此受到影响。2008年巴西大规模油田的发现使巴西国油成为全球市值前十的公司,但此后并没有多大起色。

人为压低汽油价格已带来各种负面影响,这导致生物乙醇竞争力下降、甘蔗产量减少,生物乙醇价格也因此飙升。巴西乙醇需求于2009年达到高峰,此后价格翻番。

生物乙醇之前占到巴西燃料销售的20%以上,使用范围甚至超过汽油,但目前其竞争力只在巴西两个州。由于生物乙醇占到混合汽油比重的1/4,高价生物乙醇也随之提高了混合汽油的价格。巴西政府被迫在2011年底决定将汽油中的乙醇含量降至20%,以防止其助涨通胀率。这些政策严重挫伤了巴西国油及乙醇产业。

另外,罗塞夫去年还计划将电价调低20%,此举被认为将大范围提振巴西的经济情况,但也会将政府与私营部门的关系降至冰点。据有关研究显示,巴西国内电价一直位居全球第三。低电价或赢得消费者的支持,但同时将抑制公共事业公司的投资,此前巴西政府还希望后者投资数百亿美元修建新大坝以满足国内增加的电力需求。

能源分析师奥斯瓦多称,巴西政府目前处境困难,能源业是巴西的阿喀琉斯之踵,政府应该理智对待,并全力解决目前的各种挑战。

(来源:路透社,文章有删节,标题有改动)

南通西装订做

平凉设计工服

辽源西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