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升降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市场化是中国页岩气发展的关键-【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03:08 阅读: 来源:升降机厂家

市场化是中国页岩气发展的关键

中国页岩气网讯:近几年来,受整体经济形势影响,中国股市长期低位运行,但并非所有的股票都表现低迷。随着国内页岩气开发热潮的兴起,“页岩气概念股”在资本市场受到投资者热捧,而领涨该行业的龙头股是来自山东烟台的一家民营企业——杰瑞股份(002353,股吧)。

2010年上市之后,杰瑞股份在短短的4年内市值翻了5倍以上,一跃成为中国油田领域市值最大的非国有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可谓出尽了风头。尽管这支股票在投资者眼里早已成了明星股,但其背后的掌舵者却很少见诸于报端。

创业15载,今年51岁的孙伟杰带领杰瑞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设备维修企业,成长为国际化综合性企业集团。不久前,《能源》杂志记者专访了这位低调谦和的企业家,作为一家国际领先的油气装备制造和有特色的能源服务企业的董事长,他如何看待中国页岩气产业的发展?民营企业又将如何参与中国的油气开发和服务?

中国页岩气装备并不落后

《能源》:最近几年,页岩气在国内受到极大的关注,与美国相比,我国页岩气装备和技术处于什么水平?

孙伟杰:我们国家的油田开采地面装备,包括压裂、固井、连续油管以及混配装置和美国、加拿大处在同一水平,杰瑞生产的设备早已整套出口到美国、中亚等地,而杰瑞设备的性价比和售后服务水平要好于一些美国老牌公司。

杰瑞刚发布了世界最大功率的涡轮发动机驱动的压裂车。美国最大的涡轮发动机驱动压裂车输出功率是两千马力,而我们杰瑞推出的是四千五百马力。杰瑞在水力压裂装备研发领域成为了行业引领者,压裂泵等重大关键部件开发处于国际前列。我认为我国的页岩气水平井完井工艺以及压裂技术跟美国还有一段差距。

《能源》:这个距离有多大?

孙伟杰:我想大概有三年,当然了,这还需要看我们国内未来在页岩气开采方面的开放程度。如果我国页岩气产业能像美国那样对上千家公司开放,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技术合作和人才引进很快掌握很多技术,技术水平很快就能追赶上北美公司。打个比方,如果我们有两千家油公司的话,每家引进一项技术,那么就是两千项技术;如果我们只有三家油公司,每家引进一百项技术,也仅仅只有三百项。而民营企业引进技术的迫切性和可行性都更强。

《能源》:前两年很多人对页岩气市场持较悲观态度,但近期四川和重庆的出气量又比较可观,可能会超出预期,对于中国页岩气的前景您怎么看?

孙伟杰:我是页岩气开采的乐观派,中国的储量被公认为高于美国。但是中国页岩气的储层深,断层多;由于开采地点在山区,无论车辆通行,还是平整作业井场都会困难一些;此外,水资源方面也比美国差。但是我认为页岩气开采在中国仍然会成功。

首先,技术上的难题在开发过程中一定会克服,现在我们有些页岩气井已经开发成功了。比如,在同一个井场打两口井,一口井成功,一口井不成功。我相信我们会找到不成功的原因,并攻克难题,通过研究总归会总结出一些规律,开发技术不断提升是必然。第二,我国的页岩气开发存在埋藏深,储层条件不好,地面费用高等劣势,但我们也有优势,比如人工成本、设备成本都相对更低一些。

《能源》:中国页岩气开发面对的首要问题是什么?

孙伟杰:首要问题要解决“谁去做”。比方三大油公司都有各自的工程服务公司,各自的工程服务工作量必然会交给其工程服务公司完成,而这样的体内循环会导致因为缺乏竞争造成的高成本和技术创新不足。而民营企业每一个环节都会精打细算,不养多余的人,创新动力(310328,基金吧)强,成本自然就低。美国和加拿大的页岩气开发案例也证明了,成本是在竞争的过程中降低的,技术水平和服务质量是在竞争中提高的,所以我认为中国的页岩气开发要市场化。

《能源》:三大油公司各有自己的设备公司或服务公司,杰瑞如何去跟他们在装备和能源服务板块竞争?

孙伟杰:杰瑞不会与三大油公司竞争,杰瑞是三大油公司的伙伴。在石油装备制造业领域,我们必须走到最前端,生产三大油公司内部的企业生产不了的产品,这样我们在国内才会有空间。在服务领域,我们定位为三大油公司服务队伍的补充或合作伙伴,开发自己的核心技术,提供差异化服务,如页岩气开发环保一体化解决方案。对杰瑞来说,坚定地走国际化道路,到国外参与竞争,才更有出路。

混合所有制不能实现市场化

《能源》: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很多人也认为油服产业将会市场化。您怎么看油服市场未来的走势,会不会面临一个放开的市场?

孙伟杰:只有走市场化的道路,使中国能源企业在竞争中形成技术优势和成本优势,并借助于这些优势参与国际能源市场开发,中国能源才能更安全。中国能源安全不应该仅仅依靠国有的三大油公司,各种所有制形式的中国能源类公司都应该履行保证能源安全的义务和责任,也应该有履行义务和责任的权利。我认为市场化对中国能源行业的未来至关重要,我们期待着在中国能出现一些享受平等待遇的油公司,工程服务公司,虽然我认为路还很长。

《能源》:您如何看待国家最新提出的混合所有制,能否解决上述问题?

孙伟杰:混合所有制能增加民资参与的合资企业的活力,能改善合资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对仍然是三大油公司控股的企业,增加活力和改善企业治理结构可能是有限的,更不会对市场化进程有重大的正向影响。

中海油旗下的上市公司——中海油服(601808,股吧),从上市起就是混合所有制的公司了,中海油的服务领域市场化了吗?

从另一个角度看,由于三大油与其服务公司之间的控股关系,混合所有制这种模式还可能使三大油公司产业链内部循环体系扩大化。比如说,有一家民营企业,他苦于走不进三大油公司产业链内部循环的圈子当中,那么就选择参股三大油公司的某个企业,参股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以此挤到圈子里面去,分享三大油公司产业链内部保护和循环的利益并获取生存空间。

《能源》:您认为该如何进行市场化?

孙伟杰:推行市场化或许有一条捷径,在不改变企业已有所有制性质的前提下,可以把三大油集团下属的服务公司进行重组,成为隶属于国资委而非三大油的一家或几家独立企业,只要不再是这三大油公司直属的公司,市场化程度就会向前迈进一大步。中海油服作为上市公司,产权非常清晰,由国资委的某个部门或公司代替中海油管理中海油服的国有资产应该不困难,这样做或许会使中海油服在竞争中锤炼成为中国能源服务企业的翘楚,而中海油服务市场的大门也会就此开放。

总体而言,市场化可以从两方面推进:一方面可以从体制上做调整,促进市场化的实现;另一方面,可以从舆论上形成谁不推行市场化谁就不得人心的舆论攻势。

自贡设计工作服

大冶西装设计

瑞昌定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