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升降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元占据国际货币霸主地位为席卷全球财富元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32:07 阅读: 来源:升降机厂家

从2009年12月2日开始,美元指数开始强力反弹。整个12月,美元指数收复了之前三个月累计下跌的幅度,升幅达4.3%。而据此不远的11月25日,迪拜债务危机爆发。12月中旬,美联储则发表了“疲弱不堪的房地产市场正在恢复中,同时就业市场恶化程度亦在衰减”的乐观声明。但在各种因素交错一起的情况下,美元未来走势依旧疑云重重。

“目前来讲,此次美元升值只是一个短期内的反弹,因为前段时期美元跌得太厉害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晋斌告诉《英才》记者,“如果美国经济在未来3—6个月看不到起色,那么出口对美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就是非常重要的,这种情况下美元就不具备走强的基础。”

美元的短期走势与风险关系颇为密切。浙江工商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马丹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指出,“人们会在出现短期风险的时候持有美元避险。”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们持有大量的虚拟资产,它们的价值以数字和纸的形式来衡量,当出现短期风险时,投资者们便需要在其一揽子虚拟资产中选择一个相对较好的作为避险工具。“美元虽然很差,但它是可以选择的里面最好的,它的流动性最强,币值也比较稳定。”

无可撼动的美元霸权

“美国实际上是不怎么看重平衡的,它主要以自我目标为准,更重视国内经济目标。”

当今最强势的国际货币来自于全球最大的债务国,乍听起来很讽刺,但这就是事实。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估计,2008年美国债务与GDP的比值为40.8%,而到2019年这个数值将变成70%。但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告诉《英才》记者,美国不是迪拜,美国也不是希腊,拥有世界货币发行权的美国政府不会发生债务危机。事实上,正是美元的国际霸主地位使得美国可以一边债台高筑,而另一边又可高枕无忧,美元给美国经济穿上了一副“盾牌”。

一般来说,货币的国际地位是用该货币在世界所有国家外汇储备中的份额来衡量的。尽管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的份额为60%多,远远高于欧元的20%多。马丹的看法是,决定一种货币国际地位的因素主要有四个:首先是一个国家的国力,也就是一国的经济基本面;其次是交易这种货币的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其三是人们对货币未来走势的预期;最后则是网络外部性,也就是人们倾向于持有大家都持有的货币。

以目前的形势看,论国力美国依旧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论金融市场,美元的金融市场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的。四个因素中,只有一个不利因素,那就是美元的贬值预期。1971年,尼克松宣布取消美元与黄金挂钩,因而一盎司黄金价格从当时的35美元上涨到了现在的1000美元以上。

但美元的霸主地位并没有因为美元的贬值而寿终正寝,一个主要原因是,美元之后,后继无人。广被看好的欧元是建立在16个关系松散的国家之上的,因此“保守”是其货币政策的“天然”选择,而过于保守的货币政策却限制了欧元向世界各地的传播。虽然从2009年3月初至11月底,欧元对美元升值了20.8%,但这恰恰说明了欧元在灵活性上要远远低于美元。“美联储可以直接给银行注资,欧洲中央银行给哪家银行注资?各个国家都有主权,欧洲中央银行没办法采取一些大规模的扩张政策。”郭田勇如此评论道。

所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情况变得更糟了。美元卸下了与黄金挂钩的重担之后,其扩张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更无约束。

美国经济主要依靠内需,其外贸依存度只有10%多一点,所以汇率对美国国内经济的影响比较少。王晋斌告诉《英才》记者,“美国实际上是不怎么看重平衡的,它主要以自我目标为准,更重视国内经济目标。”因此美国政府在汇

率问题上养成了一种“善意的忽略”的“风度”。

然而,尽管美国政府极少直接干预美元汇率,但是一旦美国政府在汇率问题上出手,其结果必然是具有强大杀伤力的。在1973年和1978年,美元出现了两次大幅度的贬值,由于石油冲击和国内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最终导致了上世纪80年代的通货膨胀。在治理通货膨胀时,里根政府于1981年和1984年实际上都是赤字的,但它没有干预外汇,直到1984—1985年之后,美国人发现由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治理通胀的紧缩性政策导致了美元走强。从1980年开始到1985年2月,美元进入了一个五六年的长期上升通道,其结果是从1982—1987年,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增加了1200多亿美元。美国人认为日元低估了,通过政

治上的压力迫使日本于1985年签订了《广场协定》,从此日元大幅升值。此后上世纪90年代的景象颇具意味,日本在蹒跚中失去了10年,而美国则出现了广为传颂的“克林顿繁荣”。

霸权之下必有暴利

“美元的国际地位使得美国人总能很轻易、很低成本地借到钱。”

美元的霸主地位给美国带来的利益是这个地球上绝无仅有的,而且这种利益来得不知不觉,常常令人误以为这是一种习惯使然。

同样是发达国家,为什么德国、日本的经济仍需要大量依靠出口?德国的外贸依存度达70%,日本也有20%-30%。美国人真的天生比德国人和日本人更倾向于消费?如果你将美国人的消费观念作为答案,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世界上各个国家积攒了美元都放在美国金融市场里。亚洲国家积累贸易美元,中东国家积累石油美元,当它们回流到美国国债市场上时,利率就压得很低,最终使得它们以较低的持有成本回到了美国人的手中。那么,美国人借到钱之后接下来会干些什么呢?

首先,建立在美元的这种国际地位之上,美国的借贷消费模式才得以发展起来。“美元的国际地位使得美国人总能很轻易、很低成本地借到钱。”马丹说,正是因为这样,美国才孕育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才使得美国经济受出口的影响较小。

其次,美国人拿着借来的美元去世界各地投资,赚利润。然后再用所赚取的利润来发展国内尖端科技。举个例子,美国人正是拿着中国人借给他的美元拿回到中国来投资,然后在中国赚取高额利润。

以此观之,美元出来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美国人的手里,美国人善于“雁过拔毛”,而有时,美国人又何止拔毛?美国“先知”于1945年设计的国际货币体系给美国人带来的福荫延续到了现在,我们不得不佩服美国人超乎寻常的战略思维。但常言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美国的债务如何得以持续?

“一般来讲,某个人欠你钱,你最后再也不借给他钱一定是认定他没有还款能力。”马丹举了个例子。美国要向世界证明自己还款能力的方式无非是实现新的科技突破,然后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如果真能这样,那么美元长期升值的基础便是存在的。

这是外界对美国最“良好”的期盼,但是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美国拿着从其他国家借来的“美元”,难道干的都是好事吗?

实际上,美元的大量发行还有一个结果就是在世界各地制造泡沫。当前很多国家的资产价格以及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都处于一个比较高的位置,这些都与美元“放水”是不无关系的。当美元升值,资金回流美国时,世界各地的泡沫就破灭了。马丹告诉《英才》记者,“泡沫破灭,很多人的财富都没有了,就看谁走得早,谁就能把钱留在手里。如果这是美国人有意为之的,那么美国人肯定就撤离得比较早。”换言之,美国人利用其美元这支“长矛”,通过泡沫战术席卷了全世界财富。

疾风剑魂gm版

永恒纪元华为版

异次元大作战无限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