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升降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汪精卫龙种抑或跳蚤同城畅想人文地理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4:04 阅读: 来源:升降机厂家

汪精卫:龙种抑或跳蚤? 同城畅想 - 人文地理 - 资讯生活

于是,我想从他的诗词里触摸一下他心理节奏,虽然说人与文是统一的说法受到很多的置疑,但白纸黑字毕竟是人留下的印记,就像作案的人留下了物证,从诗词作为汪精卫的人格与处世的解码口,也不失为一个方法。

国人常讲人与文的统一,文品即人品,文格就是人格,但这里可辨别的东西也多矣。

汪精卫有的诗词读了,真的会有种奇异的感觉。如果你把作者掩去,青荧灯下,蟋蟀四周彻鸣,不知你读的诗词是汪氏的作品还是古之豪士,那里的意象词句是很能勾起你感慨的。曾被选入中央大学《基本国文》课本的《满江红》放在宋词里,也算上品:

? ?蓦地西风,吹起我乱愁千叠,空凝望,故人已矣。青磷碧血,魂梦不堪关塞阔。疮痍渐觉乾坤窄,便劫灰冷尽万千年,情犹热。

? 烟敛处,钟山赤,雨过后,秦淮碧,似哀江南赋。泪痕重湿,邦殄更无身可赎,时危未许心能白,但一成一旅起从头,无遗力。

? ? ? ? 他的眼睛不仅漂亮,而且有侠气

汪精卫,他曾慷慨赴难,不惧头悬国门,但到头却把身子扎在敌寇的羽翼下,日人说他是蚯蚓,“因为蚯蚓之为物也,伸缩自在,忽缩忽伸,今弹此调,明奏他曲”。我们回溯一下汪精卫的人生履历,真的也是风云激荡,令人徒生感慨。造化弄人,人们常说的话:如果汪精卫在刺杀满清溥仪的生父时死掉,如果他在孙风鸣的枪下死掉,或者再不济,他在河内被枪手毙命,那他的历史将是另一种写法与解读。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汪精卫是一文人,他身上濡染的传统书生有毒的东西决定了他的运命,他5岁便能习读王阳明《传习录》,陶渊明、陆放翁的诗句更是倒背如流。15岁县试第一,21岁官费东渡日本,加入同盟会,搦管为文,以“精卫”笔名驳斥保皇派的改良论调。

汪精卫的笔早年是颇具煽动力的,也许出身绍兴师爷的血脉流在身上的缘故,文笔口才冠绝一时,加之外壳漂亮,曾引起诸多人的心仪。章伯钧曾与女儿章诒和议论男人的相貌,他说:共产党里面有三个美男子,如周恩来。国民党里有三个美男子,如汪精卫。民主党派也有三个,如黄琪翔。储安平也是其中之一。”“爸爸,在这几个人里面,谁最漂亮?”“当然是汪兆铭啦。我们的安徽老乡胡适自己就讲过,一定要嫁他。”“那汪精卫漂亮在那儿呢?”“在眼睛。他的眼睛不仅漂亮,而且有侠气。”

在陆小曼所辑《徐志摩日记》里有这样的文字可以佐证,“前天乘着潮专车到斜桥,同行者有叔永、莎菲、经农、莎菲的先生EIIery,叔永介绍了汪精卫。1918年在南京船里曾经见过他一面,他真是个美男子,可爱!适之说他若是女人一定死心塌地的爱他,他是男子……他也爱他!”。

鼓天下之动者在乎词,汪精卫的文字是很迷人的,他曾用薪与釜作比,这个情结一直跟随他。

1910年左右,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随着数次喋血起义的失败而陷入低谷,此时,年仅27岁的眉目朗然的汪精卫挺身而出,自告奋勇谋划刺杀清政府摄政王载沣。

在其北上行刺前,同盟会中多人极力苦劝,认为取载沣不值得这样付出,汪皆婉拒好意,认为只有用此行动才能证明革命之决心,击碎舆论的不信任,挽回海内外华人对前路的信心。汪当时的友人胡汉民亦力劝其打消北上的念头,从长计议。汪精卫噬指血书:“我今为薪,兄当为釜”,然后偷偷北上,胡汉民见到血书,当场哭得昏厥过去。

1910年1月中旬,汪精卫、陈璧君等人悄然来到北京。4月2日夜,汪精卫一行三人潜伏在摄政王载沣每天上朝必经的银锭桥畔埋置炸弹,不料被人发觉。汪精卫银锭桥事败被执,在法庭上将责任尽揽己身,而开脱同志,慷慨陈词,视死如归,闻者无不动容。清廷破格没有判处他死刑,而是改为终身监禁。在狱中,汪精卫写下了最有名的组诗《被逮口占》:

?街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

?孤飞终不倦,羞逐海浪浮。

??

?诧紫嫣红色,从知渲染难;

? 他时好花发,认取血痕斑。

?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

?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

? 青磷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

汪精卫的《被逮口占》》从狱中传出后,立即被许多报纸争相转载,特别是“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放之古今诗选里,也被看作佳句。

一日汪精卫正在苦嚼黄米饭,忽然狱卒给汪精卫塞进十个鸡蛋。汪精卫拿着鸡蛋仔细端详了半日,在一个鸡蛋上写著一个小小的“璧”字,他知道是陈璧君也来到了北京。

陈公博有过这样一句绝妙的评语:汪先生没有璧君不能成事,没有璧君也不至于败事。陈璧君有豪侠气,但也偏狭颛顼,但她在汪精卫入狱这事上,敢冒险犯难,无疑是应被人称道的。

第二天狱卒悄悄对汪精卫说:“你有什么话写封信,我会转给送你鸡蛋的那个人”。汪精卫便仿照顾贞观寄吴兆骞的词写成一首《金缕曲》送给陈璧君:

别后平安否?便相逢凄凉万事,不堪回首。国破家亡无穷恨,禁得此生消受,又添了离愁万斗。眼底心头如昨日,诉心期夜夜常携手。一腔血,为君剖。

泪痕料渍云笺透,倚寒衾循环细读,残灯如豆。留此余生成底事,空令故人潺愁,愧戴却头颅如旧。跋涉关河知不易,愿孤魂缭护车前后。肠已断,歌难又。

?汪精卫在《金缕曲》后面,又用血写了五个字“勿留京贾祸”,让陈璧君赶紧离开危险的北京。过了几天,汪精卫收到狱卒转来的陈璧君的一封信,陈璧君在信中说:两人已不可能举行形式上的结婚仪式,但从现在起,在心中宣誓结为夫妇。汪精卫咬破手指,用鲜血写下一个大字“诺”。

? 一排枪、一滩血、一个政权

日本人把汪精卫看作蚯蚓,只是形似,但我认为也许戏子是他最好的漫像,因为我们曾看他一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模样,但背后的隐曲,还是鲁迅先生眼睛毒,在日本侵略的当头,汪精卫是起劲吆喝:和比战好,但我们不是不要和,但卑躬屈膝丧权辱国的和不要也罢。

1937年卢沟桥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 当时蒋介石在庐山表示“战端一开,只有打到底”的决心。就当时中日双方军事力量对比,中国方面是迫不得已而抵抗,即所谓“应战而不是求战”。战争的惨烈,远远超出一般人之想像,每小时的伤亡人数以千计。但中国军队在华北和华东两个战场,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屈辱、不投降的英勇气概,却为日本人所不曾料到。然而抵抗至山穷水尽之时,尤其在1938年夏秋之际,国土精华尽失,真已到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绝境。若论抗敌武装,我军已无一个完整之师,可以继续作战。“此仗如何打得下去”?

于是在国内和日本政界,开始有和与战两种声音出现。蒋介石也并非不想和,他曾要德国大使陶德曼调停中日事端,蒋在庐山同时还表示“在和平根本绝望之前一秒钟,我们还是希望和平的,希望用和平的外交方法,求得卢事的解决。”蒋在7月19日日记中写道:“政府对和谈表示决心,此其时矣。人以为危,我以为安。立意既定,无论安危成败,在所不计……”

但是日本拒绝了与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中国政府谈判,就在这个时候,一向以对日低调的汪精卫登场了,或许汪的侥幸心理与后来法国傀儡元首皮埃尔?赖伐尔有其相似之处:“要是我的政策成功了,把法国所有的石头用来为我建立塑像恐怕都嫌不够用;要是我的政策失败了,我就会被绞死……”赖伐尔后来是以叛国罪被绞死的,汪精卫没有被绞死,但最终焚骨扬灰,其实叛国后的汪精卫内心始终惶惶不可终日,他知道末日审判会到来,他因此告诫自己的儿子:“你一定要有应付这个日子到来的勇气。”

汪精卫是思量过他脱离重庆的后果的,周佛海在日记中坦承:“飞机离地之刹那,即余政治生命断绝之时。” 12月18日,汪精卫终于不顾一切离开重庆前赴昆明,次日,汪与陈璧君、周佛海等人一同搭机前往河内。12月29日,发表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艳电”,即汪精卫签署的那份《致蒋总裁暨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其中主张中止抗战对日求和。而此“艳电”立即遭至海内外同胞交相挞伐,国民党中央在重庆召开临时常委会,宣布开除汪的党籍,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不料精卫之糊涂卑劣乃至于此,诚无可救药矣。党国不幸,竟有此类寡廉鲜耻之徒,无任何之以诚心义胆,而终不能邀其一顾,此诚奸伪之尤者也。”

汪精卫与蒋介石,一直明里暗里地较劲。汪精卫附逆后,终于在日本刺刀保护下成为“中华民国国民政府”首脑,早年不贪权不好色的汪精卫,谁敢说后来不会变,不为权力所惑?

?

在探寻汪精卫背叛的时候,我们不要放过他在河内被暗杀这一节,如果蒋介石不采取极端的方式,汪精卫也不一定走得那么远。

汪精卫于29日向重庆发出艳电,主张响应近卫声明以便和谈。但是重庆方面却把焦点放在叛逃上,仍想阻止汪氏发表言论。其实,汪精卫既已发表和平主张,若仍不见听,他准备去国赴法,并请重庆发放护照,故谷正鼎于1939年3月第二次来访时,即带来护照与川资。孰料重庆特工同时正奉命积极布置谋杀,护照与川资似乎只是谋杀的烟幕而已。谷正鼎刚走一天,于3月21日就在河内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政治谋杀案,只是刺客闯错了睡房,汪氏夫妇因而幸免。但是河内的枪声政变了汪精卫的计划,他本已准备了赴法的行装,现在决定自己与日本直接交涉,不再仅仅发表主张,而是要实行其主张了。汪派人士金雄白都深信,河内的枪声打出了一个汪政权,他写《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一书,有一节是“ 一排枪、一滩血、一个政权”,即叙河内暗杀事件。

我们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暗杀事件后汪精卫不仅没有因狙击而退缩,他取消法国之行,并发表《举一个例》,以1937年11月6日的国防最高会议记录密件,证明主和并非他汪精卫一人的主张,而是最高当局,以及政府的共识。既有此共识,有何理由不能以近卫最近声明,作为谈判的基础呢?他并向重庆责问,何以因他主和,不仅加以诬蔑,还要夺其性命?

? ? 一排枪响,没有结果汪的性命,汪加快了与日本人的媾和。1939年4月25日,汪精卫从越南海防港启程,登上一艘法国小货轮驶往上海,因海上风急浪高,几天后不得不转上他本不想乘坐,认为“有失体统”的日本舰艇北光丸号。于是感慨万千,写下表露内心隐秘的《舟夜》之诗:

? ?卧听钟声报夜深,海天残梦渺难寻。

? 舵楼欹仄风仍恶,灯塔微茫月半阴。

? 良友渐随千劫尽,神州重见百年沉。

? 凄然不作零丁叹,检点生平未尽心。

夜深海上,海天茫茫,卧榻之上犹闻报时的钟声,是谁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窗外海天一色,室内种种残梦浮现,却又难以捉摸,可以感到的只是轮舟在沧海恶浪之中,远处的灯塔,忽隐怱现,而月色黯淡,凭添凄厉,一切境语皆情语也,海的险恶与心境正好相应。

此景此景,不能不念及两个月前的血案,他最亲近而信赖的年轻朋友,竟遭此大劫,替他而死,难以割舍的私情之外,尚有义不容辞的公谊。汪精卫一再提到曾仲鸣临死时所说:“国事有汪先生,家事有吾妻,无不放心者。”

汪精卫想此,北望半壁江山已经沦陷,东晋时的桓温与僚属登楼,眺瞩中原,慨然有“神州陆沉”之叹,而今他竟亲自“重见神州百年沉”,真有文天祥过零丁洋所写的诗句:山河破碎风抛絮,身世飘摇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然而汪精卫却说虽然凄苦,既不要说惶恐,也不要叹零丁。他还要检点自己尚有未尽心之处,于是壮志又兴。?

不是为汪精卫开脱,汉奸这个字眼与卖国求荣内在的婉曲处也多矣,西方有所谓“爱国的叛徒”之概念,认为叛国之行为,尚有动机与目的可议:如果动机是为了爱国,目的是为了救国,就不能视之为一般的叛徒,然而在我们中国文化里,忠奸善恶,分得很清,非忠即奸,非善即恶;在中国历史上主战派几乎都是对的好的,主和派都是错的坏的。汪精卫恰恰是抗战爆发后最坚持的主和派,抗战最后胜利,尽管付出巨大而惨痛的代价,毕竟证明主战是对的,主战派成为民族英雄,而主和派则成了民族罪人,但这都是事后的认识了。即使是事后的认识,我们仍为那些咬牙坚持抗战、舍身为母族的先驱致以敬意。

? ?大节有亏,清词丽句又何如?

在汪精卫诗里,有一个意象:薪釜。烧熟米饭所需要的一是薪,二是釜。薪燃烧自己化为灰烬,釜则默默地忍受水煎火烤。

我生失学无所能,

不望为釜望为薪。

曾将炊饭作浅譬,

所恨未得饱斯民。

?

三十三年丛患难

余生还见沧桑换。

心似劳薪渐作灰,

身如破釜仍教爨。

这组作于1941年的诗,薪釜,还是这两个字,汪精卫原先是以薪自许,燃烧自己,如今汪精卫自己如劫灰,而身如破釜,是可伤也。他知道日本人是必然灭亡的,他最终也难免被审判,这是铁铸的事实,他有点哀伤。

我想到1940年4月26日,汪精卫所谓的新政府在南京举行“还都”仪式。大礼堂里人头攒动,却是一片肃静,偶尔还传来低声的叹息声甚至哭泣声。汪精卫宣读完《还都宣言》后,不禁流出了两行热泪。

1940年11月30日在南京举行《华日基本条约》签字仪式,汪精卫以行政院长的身份出席签字。汪精卫身穿礼服站在礼堂的石阶前,等待日方特使阿部信行到来时,眼泪忽然忍不住夺眶而出,沿着双颊一滴滴流下。突然他以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用力地拔拉,鼻子里不断发出了“恨!恨!”的声音。

我们注意这样的细节,应该怎么触摸他内在的心理?他在晚年诗词里常有伤国人不谅其牺牲名节与敌寇周旋的苦心,如“忧患滔滔到枕边,心光灯影照难眠”“跋涉艰难君莫叹,独行踽踽又何人”。“险阻艰难余白发,河清人寿望苍生”。无疑汪精卫的泪和他的“恨”声,是其痛苦的显露,也并非一个矫情所涵括。

应该说这样的诗句在汉语里是不恶的,汪精卫称得上才子,唐德刚说过,诗人才子误搞政治,即使以前他犯了无数过错,我们的国家、社会、人民和历史都会原谅,可是最后他的错误犯得太绝,既犯之后,无法回头,就遗臭万年了。吾为汪精卫这个不世出的诗人、才子、学者痛惜之也。在20世纪的中国,如果说旧体诗,汪精卫是数得上前列的,如果说当国组织政府与祖国对抗,这在五千年的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一宗。我们不应纠缠在一些章句里,品评着哪句好、那句工、那句是真那句是假,大节有亏,清词丽句又何如?

? ? 只是有个问题依然在心:人们说汪精卫有道德洁癖,但却在最讲究民族伦理上栽跟头。汪不爱权,不到而立之年,拒绝了广州都督,而后也拒绝过总统府的高级顾问。汪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近女色,行事清廉,但他为意气争执,逃出重庆进而陷入泥潭,值得吗?

汪精卫《双照楼诗词稿》中最后一首为《朝中措》:重九日登北极阁,读元遗山词,至“故国江山如画,醉来忘却兴亡”,悲不绝于心,亦作一首:

城楼百尺倚空苍,雁背正低翔。地萧萧落叶,黄花留住斜阳。

阑干拍遍,心头块垒,眼底风光。为问青山绿水,能经几度兴亡?

这是汪精卫60岁写的,满眼沧桑,写得沉郁,也许他感到来日无多,看青山绿水,毕竟最后留下的是这些无语的山川,人都是要死的,但我想,汪精卫此时不是辛稼轩,辛稼轩看青山妩媚,青山看辛稼轩同样姣妍妩媚,那是一个抗敌的将领的期许与自豪,不负故国,不负自己的头颅。

汪精卫要死了,注定他要满怀沧桑死去。

1943年8月,汪精卫的健康就开始恶化。1935年遇刺时留在背部未取出的子弹造 成的隐患,使汪精卫经常感到背部、胸部及两肋的剧烈疼痛。1944年3月3日,汪精卫在陈壁君及其子女的陪同下,乘专机去日本就医。11月10日午后,病房中传来汪夫人陈壁君的大声呼叫。黑川教授赶入病房,见汪精卫浑身颤抖,痛苦不已。黑川握住汪精卫的手 查看脉搏,汪精卫吃力地说:“我要回中国……”,这成了汪精卫最后的话。

在得知汪精卫死讯,曾是低调俱乐部成员的胡适在日记里写道:汪精卫死在日本病院里,可怜。精卫一生吃亏在他以‘烈士’出名,终身不免有‘烈士’情结,他总觉得‘我性命尚不顾,你们还不能相信我吗?’

也许,胡适是书生之见,最后汪精卫落得个焚尸扬灰的下场,这在他慷慨燕歌市的时分,他可曾想到否?

湖南粘尘胶棒

北京即热式热水器价格

西安1018圆钢